留下电话 : 让我们主动联系您
请输入您的电话号码,SAIF老
师会尽快与您联系。

 
让我们联系您
人民币远眺2050:将成全球三大国际储备货币之一——SAIF金融E沙龙3月在京成功举行
发布时间:2014-04-03 浏览次数:3629次
2014年3月28日 中国 北京——随着中国人民币国际化步伐的加快,以及在国际贸易中人民币交易量的激增,人民币成为国际主要储备货币的前景也越来越美妙。不过,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还面临诸多挑战。在此背景下,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和第一财经日报联合举办的“SAIF金融E沙龙”以“美元陷阱与人民币的未来”为主题进行了探讨。SAIF金融学教授、副院长朱宁,SAIF金融实践教授汪滔,康奈尔大学教授伊斯瓦•普拉萨德(Eswar Prasad),经济学家、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重阳投资合伙人、首席策略师王庆,人民银行货币政策二司处长伍戈博士等诸多嘉宾,在“SAIF金融E沙龙”中对2050年的人民币国际化前景进行了远眺。本次论坛,吸引了来自金融机构、实体企业、政府机构和媒体的近百名嘉宾出席。

图1,SAIF金融E沙龙现场
 
美元地位不弱反强
 
远眺人民币的未来,可先从目前的国际储备货币美元着手。金融危机之后,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在全球的地位究竟增强,还是减弱?对这个问题,多数人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理由很简单,金融危机源于美国的次贷危机,美国在这次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创,作为美国的法定货币,美元地位自然下降。

图2,沙龙主持人 SAIF金融学教授、副院长 朱宁
 
在普拉萨德看来,答案则是否定的。他认为,金融危机的发生,不仅没有降低美元的地位,其地位反而增强了。“美元与一些主要的货币相比,其价值与2007年差不多。”普拉萨德解释称,美联储和美国政府部门购买了一些美国债务,但实际上海外的投资者亦购买了大量美国国债。


图3康奈尔大学教授 伊斯瓦•普拉萨德(Eswar Prasad)
 
从全球范围来看,各国的外汇储备中,美元的比例自2008年以来并未下降。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危机反而降低了欧元的地位。海外投资者购买大量的美国资产,自2008年以来,他们买入了美国所有国债的60%。换句话说,当灾难来临,美元作为避险货币、储值手段依然保持着独一无二的超然地位。
 
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也称,美元现在占全球的储备资产的比重可能是68%到70%左右,比重没下降,反而还上升了。而欧元却从曾经的20%多,下降到现在的20%左右。


图4,经济学家、春华资本董事长 胡祖六
 
SAIF金融实践教授汪滔认为,只有一种货币独大的体系肯定不是健康的体系,但目前美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和避险货币,其金融体系确实能够比较有弹性地处理好各种现实问题。


图5,SAIF金融实践教授 汪滔
 
普拉萨德称,上述现象发生的原因很简单: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他认为,金融危机以来,私人投资者希望更安全的、避险的资产;金融机构、银行,因为巴塞尔协议三的实施,被要求增加更安全的金融资产。“对避险资产的需求大幅度上升了。”
 
人民币挤进前三?
 
美元地位难以撼动,人民币是否有可能继欧元之后,成为另一种国际主要储备货币?
 
对此,胡祖六认为,到2050年,(人民币成为国际主要的储备货币)有非常高的概率,可能90%以上的概率,人民币成为全球的主要储备货币之一。但与此同时,胡祖六也强调,这取决于一定的条件:中国经济保持强劲的增长;全面深化改革的措施能够落实到位;中国金融体系通过改革更成熟、完善;最重要的是人民币资产账户开放,人民币成为开兑换货币。
 
汪滔教授则认为,人民币未来发展的关键是在国际金融体系中找到一个适宜的位置,能够有利于中国经济、中国人民,不管是否成为主要储备货币,成为避险货币。在未来发展过程中,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人民币在金融市场里面建立信任,一个公平、公正和公开的制度对于人民币未来的位置具有重要的作用。
 
在重阳投资合伙人王庆看来,成为储备货币也许不难,但是成为避险货币就很难。“人民币会成为储备性的货币,但是我并不认为人民币会危及到美元的霸王地位。”普拉萨德认为,中国需要从法律、监管等方面来进行改革,否则的话人民币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安全的储备货币。


图6,重阳投资合伙人 王庆
 
来自央行的伍戈则认为,人民币没想到一定要挑战美元。在金融危机期间发生了一些戏剧性的变化,很多国家提出对人民币头寸的需求,尽管当时人民币还不是主要储备货币或者资本市场没有完全开放。“我们可以很成功的预见,中国如果按照现在的经济增速,中国的GDP向美国趋近并可能超越,但是人民币是否超越美元这个问题我觉得更加复杂,取决于具体情况、要看具体的情况而定。”


图7,人民银行货币政策二司处长 伍戈博士
 
家庭作业最重要
 
两会期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公开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人民币实现国际化还有很多‘家庭作业’没有做好。”具体来看,“家庭作业”里面很重要的一个是有稳步推进和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这样能够在国际使用的便利程度上,在对人民币的信心方面,有更实质性的提高。尽管对于人民币成为国际主要储备货币充满信心,但参加沙龙的所有嘉宾均无一例外的认为,对于现阶段中国而言,应该先做好“家庭作业”。
 
 “从经验来看,凡是政府干预过多的地方,市场的力量往往较弱,存在扭曲的可能性就越大。”伍戈强调市场选择对人民国际化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并表示人民币要实现国际化需要必须要尊重市场的选择。“我个人认为,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赶超美元的国际地位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软硬实力的追赶问题。”
 
而汪滔教授看来,人民币国际的两个主要条件都存在潜在风险:一个是资本市场的开放,可能造成大量的资金通过私人部门迅速地从资金置换成资产,从而造成外汇储备骤降的风险。另外一个是利率自由化要求很好的证券市场,势必允许证券违约,从而给城投债包括房地产带来巨大的处置风险。
 
普拉萨德称,人民币要实现国际化,首先中国要在国内进行改革,有更好的监管,更具灵活性的政策。
 
胡祖六认为,如果资本高度管制,人民币难以成为储备货币。即使资本市场放开以后人民币也不一定自动会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这还需要一些充分条件。除经济规模、实力之外,还需要要发达的金融体系;需要制度,例如司法的公正、独立;能够保证人民币投资者的利益等。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发布的报告称,2月份人民币作为全球支付货币的市场占有率为1.42%,排名为第八位。前七位分别为美元、欧元、英镑、日元、澳元、加拿大元及瑞郎。
 
SAIF金融E沙龙介绍 
 
SAIF金融E沙龙是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创办的高端金融沙龙品牌。沙龙每期邀请一位或数位国际级教授学者、商界名家、政界要员等重量级嘉宾,针对金融家、实业家以及金融行业中高级管理者所关注的国内外金融与管理前沿课题和实际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与会者得以汲取学术精粹,聆听成功经验,收获思想精华。
资料下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