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电话 : 让我们主动联系您
请输入您的电话号码,SAIF老
师会尽快与您联系。

 
让我们联系您
SAIF DBA校友曹彤再转身 发起成立“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
发布时间:2015-11-27 浏览次数:2895次
2015年10月24日,“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成立大会暨论坛系列丛书《当代资产证券化热点问题研讨》预启动仪式在北京隆重召开。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中国金融会计学会会长马德伦,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原副司长沈炳熙,中国银监会创新监管协作部相关领导,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严弘等来自政府监管层和业界一线的百余位领导和专家出席了会议。此前悄然辞任微众银行行长的SAIF DBA校友曹彤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这次,他的身份是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理事委员会主任。
 
 
本次会议的主题聚焦“信用风险与资产证券化”,重点关注如何通过资产证券化的原理和方法,改善我国固收市场的风险定价机制,并为解决“刚性兑付”提供市场化的基础。30多位演讲和讨论嘉宾分别从商业银行投资资产证券化产品的风险识别和定价决策、资产证券化产品机构投资者的市场培育、信用风险与资产证券化三个方面做了深入探讨和交流。
 
SAIF金融学教授、“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学术委员会联席主任严弘受邀出席论坛揭牌仪式,并主持专题研讨环节“资产证券化产品机构投资者的市场培育”,和与会嘉宾就“互联网时代,信用风险的高效披露”、“投资者应如何识别、界定、分析、定价证券化产品的信用风险”、“发展资产证券化的二级市场”、“如何扩大投资者规模(含境外)”等话题,展开了全面的研讨。
 
                           
以下为曹彤的演讲摘录:
 
我今天的主题,是就信用风险与资产证券化谈一点认识。我想从互联网时代怎么进一步的解决资产证券化和信用风险相互匹配的问题谈一点观点。
 
首先,我们看到目前市场上的一个悖论仍然存在,就是一方面信用风险频发,另外一方面刚性兑付仍然不能打破,这两者仍然是同时存在的。尤其是这一两年,我们看到的或者我们感受到的刚性兑付其实也是让我们每一个从业者心里蛮不踏实的。不管从场内的固收市场的情况看,还是场外的固收市场看,都能看到很多,摆明了要出一点问题,但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在不断的化解,有些化解方案是合理的,有些也是不得已的。在这个过程当中,除了发行机构和相应的服务机构以外,逐渐的也把一些担保机构、销售机构都裹进来,使得这样一对矛盾,就是信用风险的逐渐显性化和刚性兑付的不断维持,越来越推到一个让我们不踏实的境地。
 
这样一个矛盾的存在,我们认为有两个层面的问题:
 
第一个层面的问题,信用风险被扭曲。就是融资方或者基础资产的风险被变相理解为其他的一些风险。比如说刚性兑付的问题,这个问题由一个本来的基础资产问题,变成了发行机构的信用度的问题。另外,担保,就是隐性担保的显性化,也是越来越变得非常突出,包括政策上对中小投资者的保护逐渐被理解为刚性兑付的一个理论基础、一个政策基础、一个法律基础。所以这样一系列信用风险扭曲导致的是直接融资被扭曲为间接融资,导致信用风险继续累积在金融机构的系统内。这样两个现象其实与固定收益的市场、与资产证券化发展方向是相悖的,它导致的结果会进一步阻碍风险定价和风险市场化,本质上会真正阻碍债权类的直接融资的发展。
 
第二个层面的问题,信用风险缺乏有效的定价机制。在定价机制上我们看到有四种现象,导致了定价机制的缺乏:
 
一是,真正意义上的信用产品,其实是不多的。我们讲信用风险,其实讲的是真的信用产品。但是我们看到的很多产品,或者由一些发行主体,比如一些国企或者地方政府,提供了一些隐性的担保,甚至名义上的担保。还有一些固定资产的担保。所以真正意义上的信用产品并不多。
 
二是,定价的方法,我们可以讲很多很炫的模型,但是我们现在用的很多方法仍然是一个成本定价法,或者叫资金成本定价法。它是从销售端的资金成本倒退回来的一种定价方法。尽管销售端的资金成本在严格意义上也是市场交易形成的,只不过这种交易的形成带有太多的主观的意愿。
 
三是,缺少产品的种类。我们看到的产品的种类仍然非常单一,一些比较多元化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多元化的信用风险衍生产品相对缺乏。
 
四是,缺少有效的二级市场,缺少流动点,缺少参与主体。刚才沈司长谈的很多,我认为非常正确。我们现在的固收市场严格意义上确实像一个一级市场,尤其场外的二级市场流动性非常非常缺乏。所以这是场外这对矛盾,就是信用风险和刚性兑付矛盾的背后的原因。
 
就目前的市场进一步演化,是不是到了必须要面对这样一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阶段?
 
我想这点可能在我们今天与会的大家心里答案是一样的,是肯定的,因为,第一,这个问题不解决,这个市场就没办法再往下演绎了。因为固定收益产品的核心就是信用风险。如果回避这个问题,这个产品就变得很难再去成长。第二,产品的市场化定价是二级市场,是市场流动性的基础,是前提。如果离开了对信用风险的准确定价,这个二级市场也是不可能存在的。第三,刚兑是不可能持续的。第四,固定收益市场的长远发展,它要求的是一个从目前的高风险、高收益的组合,逐渐向低风险、低收益的组合过渡,而不是相反的劣币驱逐良货的现状。所以目前信用风险和定价机制的问题是一个必须要面对、并且要找到方法去解决的问题。
 
从成熟市场的情况看,我们也逐渐找到一些启示,就是说从哪些视角去逐步的完善它,推动它。我们看成熟市场信用风险的定价机制,有几点应该是它的市场基础:
 
第一,有相对准确的无风险利率曲线和信用风险的收益曲线。我想这两条曲线的存在是定价的前提。
第二,有一些权威的评级机构和定价模型的介入和出现。
第三,需要一个相对活跃的二级交易市场,需要一定量的专业投资机构进入到这样一个二级市场当中,这个市场才能够发展。
第四,也需要一个相对完善的破产和违约处置的一套制度,一套机制。
 

曹彤创办厦门国金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彤此前曾任中国首家互联网银行微众银行行长,如果说从体制内转投微众银行算是曹彤的一次转型,那么这次应该称得上一次真正的“创业”。“中国资产证券化百人会论坛”是其亲自参与设立的资产证券化平台,显示了其对中国未来资产证券化业务的高度重视。
 
曹彤介绍,厦门国际金融技术有限公司短期内的目标是为资产证券化项目提供技术支持,但长远来看,他希望能够完善中国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设施建设,建立一套适用于互联网时代和中国市场的产品评级标准、信息披露标准、交易流程标准、增信标准。

 
资料下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