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电话 : 让我们主动联系您
请输入您的电话号码,SAIF老
师会尽快与您联系。

 
让我们联系您
SAIF金融E沙龙|冰山一角的公共财富,怎样成为生财利器?
发布时间:2016-08-24 浏览次数:3882次
 L型增长将会成为中国经济的宿命?整个世界都会走进增长乏力的窘境? “聪明政府”的时代已经开启,谁能率先撬动隐秘的巨额公共财富,使之成为治疗经济不景气的一剂新药?
 
2016年8月20日,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与上海远东出版社联合举办的SAIF金融E沙龙——“国家公共财富与中国经济实践”活动在SAIF北京校区成功举行。前瑞典工业部国资管理局局长、瑞典国有控股公司Stattum CEO、《新财富论》第一作者邓达德(Dag Detter)在活动中就国家公共财富管理发表主旨演讲。


随后的评议环节中,在上海远东出版社副总编匡志宏的主持下,普华永道思略特全球合伙人单小虎,原国研中心高级研究员、企业所国有企业研究室主任,君百略咨询公司创始人兼CEO张政军发表了精彩评议。
 
账面公共财富只是“冰山一角”
 
邓达德在演讲中表示,在大部分的国家,很多的公共财富并不都在帐面上面,许多账面上的公共财富只是“冰山一角”,因此真正的公共财富规模会是GDP的数倍。他强调,“尤其是房地产的价值,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登记估值。”
 
在他看来,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公共财富可以成为生财利器,为民族、国家实现中国梦,帮助中国实现目前正在实施的经济计划。他指出,中国不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如果做资产负债表的分析,能看出债务仅仅是边际性的,相比GDP来说简直微不足道。关键问题是“中国的公共资产的净值是多少”。
 
“即使仅从账面看,全球公共财富1%的增长,会带来全球GDP1%的增长,等同于沙特阿拉伯一年的GDP;如果公共资产效率提高3%,就等同于全球全年基础设施投入所需的资金。”邓达德认为,对中国而言,提高公共资产效率、促进公共财富增长,将有效推动中国实现未来阶段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

 
有效运用商业资产管理工具
 
针对公共财富的管理方式,邓达德指出,公共资产和商业性资产是不同概念的两种资产,应该实行不同的管理方式。然而,“遗憾的是一些政府官员缺乏企业运营风险管控能力,没有能力去做资产管理。”
 
邓达德提出,中国可以借鉴于商业资产管理的一些工具和理念,比如资产负债表管理、风险控制等手段,来提高公有资产管理效率;并且可以通过有能力的专业资产开发机构,公开透明地运营管理好那些未被充分利用的公共财富。
 
同时,他也强调了房地产调整的重要性,“关键要有好的专业管理人,能够帮助中国改善或者调整房地产部门的结构,这是你们最大的财富来源,能够促进经济增长,提高家庭收入,能够远远超过麦肯锡所预测的非常有限的数字。”
 
邓达德最后表示,有效地进行资产管理,能够为整个中国建立起强劲的资产负债表,为中国梦和“一带一路”提供资金补充。
 
资产负债表利于展示透明公正
 
随后,普华永道思略特全球合伙人单小虎对邓达德的演讲作出评议。首先,他指出了资产负债表对于政府管理公共财富的重要性,“只有正确理解政府本身的资产负债结构,才能更好地对政府财政和预算做出规划。”

 
针对邓达德对中国资产管理方式提出的建议,他表示中国在这个方面做的很好,中国正在进行的国企改革、资产证券化等都是盘活国有资产的方法。但是在政治隔离和透明度两方面很难达成,“中国所谓国有资产做不到政治隔离,在没有第三方监督的情况下,透明也很难实现。”同时他也指出,如果仅靠机制而体制没有大的突破,很多国资也无法盘活。
 
对此,邓达德表示认同。他进一步指出,政府由于对参与的项目没有正确的估值能力和好的治理结构,导致国有资产贱卖,这样的结果会对国家经济造成伤害。而导致贱卖的另一方面原因是买方没有显示出对政府公正性、客观性的强大信任。邓达德表示,政府为商业资产做资产负债表,将会是展示透明、公平,对投资者展示信任的最好方法。
 
《新国富论》:透彻解析国家公共财富
 
原国研中心高级研究员、企业所国有企业研究室主任,君百略咨询公司创始人兼CEO张政军在评议环节,首先对邓达德主导的瑞典国有资产管理改革表示了认可。他指出,经合组织借鉴瑞典经验出台的OECD国有企业治理指引,让瑞典的成功经验得以不断地向全球拓展、传播。同时,“瑞典经验对于中国国有企业改革以及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建立也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作为《新国富论》的第一作者,邓达德将自己曾主导的瑞典国有资产管理改革的经验与思考写进了该书中。该书不仅被评为2015年美国《经济学人》年度财经图书、2015年英国《金融时报》最佳年度图书,还被业内评论为自亚当·斯密以来,将国家公共财富说得最为透彻的一本书。

张政军认为,《新国富论》“跨越了意识形态分歧,从务实角度思考了到底什么对公共资产会产生好的结果”。他表示,这本书视野开阔,洞察入微,对于世界各国公共财富的管理实践,都是基于非常客观和超脱的立场来进行阐述的。其中,“公共所有权和私有化之间的战争忽略了重要问题——公共资产管理质量”、“中国垄断性国企出现的腐败问题”、“国企中谁来最终对资产质量、资产回报负责”等观点,都有成为经典论述的潜力。
 
在之后的提问环节,邓达德针对PPP(公私合作模式)项目、公共资产评估、供给侧改革等热门话题进行了相关答疑。关于“PPP项目有可能造成私营部门利益扩张”的问题,邓达德对“政府会与私营部门交易以转嫁风险”表示担忧,他强调,“无论是PPP还是其他金融创新也好,政府都需要有一个非常恰当的专业人士能够与之合作,而且它的对手方必须是远离官僚的。”
 
论及“如何对公共资产进行评估?”邓达德表示,这个工作不好做,他提出,“不管公营还是私营部门,要采取共同的会计准则进行估值,而且要强调市场化的价值。”
 
而谈到供给侧改革对于管理公共财富的影响,邓达德认为,“在公共部门里,供给侧改革是非常好的工具,因为能够改善管理,改善资本的分布”,因此,中国正在进行的供给侧改革非常重要。
 
资料下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