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电话 : 让我们主动联系您
请输入您的电话号码,SAIF老
师会尽快与您联系。

 
让我们联系您
高善文:2015中国经济受内外冲击 扭转下滑需深层次改革
发布时间:2016-02-02 浏览次数:3011次
新的一年,中国的增长前景、改革动力及政策重心无疑为各界关注;2016年刚刚开局,汇市、股市双重波动叠加,预示了金融市场相关不确定性重重,对改革、发展的预期仍存较多变数。
 
在2015年各项经济统计数据公布之际,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携手长平经济论坛,于2016年1月20日共同举办“SAIF金融E沙龙——2016中国经济分析展望会”。本次活动邀请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朱宁等嘉宾分析展望经济形势,并邀国家统计局、央行、财政部、国研中心以及金融机构人士、专家学者等,进行集中解析与探讨。
   
在活动现场,高善文博士就2015年主要经济指标进行了深度分析,并对2016年经济走势作出预判。他认为,从出口、房地产等指标来看,大概率是继续收缩;预算内公共财政支出将更加积极,但进一步提升幅度应很有限。
 

以下为高善文观点精粹:
1、毫无疑问,2015年经济情况比较差。从2014年8月份前后开始,多项重要经济数据出现严重滑坡,尽管这与经济困难与产能过剩等深刻结构性问题相关,但在过去一年里,中国经济还承受了更具体、更明确的内外冲击。
 
2、2014-2015年,由公共预算支出、政府性基金支出和政府主导的融资平台的借贷支出所组成的中国广义财政支出,经历了非常大的收缩和下滑。地方债务政策调整是导致财政收缩的重要因素。
 
3、2014年年底,公共预算之内财政支出目标没有完成,公共预算之外的财政开支活动基本上处于一个完全塌方和停滞状态。其原因除了反腐力度加大的政治因素外,还与财政政策对地方债的约束和管理有关。
 
4、2015年年终,预算内财政支出扩张,更多地表现为社会消费品零售和第三产业开支异常走强。尽管整个广义财政支出上升很快,但是工业、重工业链条上的财政支出活动在继续萎缩。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政府经济刺激力度加大,但在工业、商品价格、银行信贷、发电、铁路运输等等层面上没起色的原因。
 
5、作为历史上一个高度出口导向型经济的国家,在2015年前两季度,中国实际出口量下滑了超过11个百分点。这两年中国出口之中,完全来自中国本土的增加值,占GDP比重大约15%,因此,出口下滑对于经济活动带来的冲击是非常猛烈的。
 
6、2015年全年,中国的实际出口活动非常明显地慢于全球贸易的增速,是多年来的第一次。主要原因:首先,全球经济增长和波动不平衡,主要贸易伙伴经济收缩更猛烈,且与中国经济自身收缩互相强化,使得中国出口活动比全球贸易表现更弱。其次,人民币对一揽子汇率的大幅升值对出口活动形成了挤压。
 
7、中国房地产市场在金融危机后进入了存货量积累阶段,存货量积累的主要原因来自于前期房地产市场价格的泡沫化。这种存货积累在经济上是一种非理性行为,是对销售净利润率上升的反应。房地产企业通过存货周转率下降,吸收销售净利率影响,使得ROE(净资产收益率)、ROA(资产收益率)上升。
 
8、2015年,中国长期商品房销售面积绝对值和历史峰值已经出现。长期的销售面积峰值约13亿-14亿平方米,考虑到房地产市场需要进行一些去存货过程,商品房的新建面积要下降到10亿-11亿平米之间,才能进入一个比较稳定的去存货过程;2015年房地产市场存货绝对积累才刚刚停下来。
 
9、形势稳定仍待时日。首先,无论从全球经济趋势还是汇率情况看,不宜对出口很快恢复抱有太多期望。2016年最乐观的情况是出口下滑止步企稳,但继续下滑的可能性更大;其次,2014-2015年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大幅收缩,2016年很有可能继续维持收缩态势。再次,政府财政行为来看,2015年预算内公共财政已经表现积极,2016年将更加积极,但进一步提升幅度有限。
 
高善文博士的精彩分析引发了与会嘉宾的热议。针对高善文博士的分析,SAIF金融学教授、副院长朱宁则从泡沫的角度解读了宏观经济的走势。他认为,金融领域可能是下一阶段化解刚性泡沫最重要的领域,要扭转经济下滑的趋势,需要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改革。
 

以下是朱宁教授的精彩观点:
   
无论是对公共部门投资、房地产还是整个经济的预期,泡沫的最重要因素就是预期,它决定着经济走向和重大资产价格变化。自2009年后,所有购买持有资产的人在认为资产会升值的预期指引下,进一步加杠杆、扩产能等一系列非理性的做法导致泡沫的产生,而金融泡沫不仅仅局限在金融行业,更多的在实体经济里,产能过剩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投资者对于可能产生产能过剩之后债务问题。
   
任何高速经济增长或者所谓泡沫背后,上半周期往往带来获利的欣喜,而一旦预期扭转,所经历的下半周期的调整则是痛苦的。金融领域可能是下一个阶段化解刚性泡沫最重要的领域,如果不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改革,很难短期看到能够扭转现代经济下滑,或者持续推动经济转向的趋势。
资料下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