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电话 : 让我们主动联系您
请输入您的电话号码,SAIF老
师会尽快与您联系。

 
让我们联系您
论道海外投资策略 把握全球资产配置机遇 ——SAIF金融E沙龙暨TCFA上海年会成功举办
发布时间:2015-12-17 浏览次数:3543次
在“新常态”的中国经济背景下,消费、投资、外贸、市场环境和经济风险等都出现了新的特征,国家政策及产业导向都会出现新的机会。近期人民币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步入新篇章。人民币汇率逐渐市场化,使得投资者需要更多元化的全球资产配置来分散投资风险。在“新常态”的经济形势下,进行全球资产配置,意味着更多的机遇和挑战。
 

2015年12月12日,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与全美华人金融协会(TCFA)共同举办的SAIF金融E沙龙暨TCFA上海年会,特邀SAIF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钱军,美国国际集团(AIG)首席信用官魏晨阳,系数投资CEO胡斌等多位优秀学者和资深金融人士,共同探讨经济“新常态”下的经济走向和货币政策,金融改革与风险,全球投资和资产配置的机遇等重要话题。
 
在题为“TCFA及中国海外投资——回顾、观察和思考”的主题演讲中,美国国际集团(AIG)首席信用官魏晨阳发表了精彩观点,以下为观点精粹:
 

 
1、 近几年,中国对美国的投资总量呈现井喷的态势。今年上半年,中国总出海投资和并购投资的量为历史最高。中国投资者“出海”基本在两个方面:一是房地产,二是企业并购,也就是买资产。
 
2、 中国投资者需要注意的是:商业房地产总体的估值在过去两年已经出现偏高的趋势。资本涌入非常强劲,不仅是中国买家,还有欧洲的买家。我觉得能够理解,从中国资本出海的角度而言,单从分散风险来说,哪怕买得贵了一点,可能还是合算的,但是否还要继续买更贵的资产?而且在买了资产之后,如何经营这个资产?这些问题,出海的中国投资者们还是需要考虑。
 
3、 从公司并购的角度而言,今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在美国并购的量也达到历史上最高水平。并购的目的包括:收购知名品牌,提高全球知名度或反哺国内市场;开发美国和全球市场,双方深度合作、资源整合,实现全球布局;利用当地技术、人力资源,进行研发。
 
4、 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目前呈现三个趋势:一是中国买家的战略定位不够清晰;二是投资海外整个过程的效率非常低;三是在并购之后,整合上遇到很大的问题。
 
随后,SAIF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钱军发表了题为“在银行的影子里:理财产品风险与发行银行的关系”的演讲,以下为钱军教授的观点精萃:
 

 
1、 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影子银行所呈现出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金融机构的监管套利。监管部门可能对于某些金融机构在某个时点有一些比较严格的监管,而这些金融机构一方面在规定的活动中需要服从监管,但同时,金融机构多少有自己个别的盈利目标。说走灰色地带也可以,监管套利也可以,这些金融机构会做出一些表外的活动。
 
2、 美国影子银行里的大量活动是导致本次2007至2009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一个重要原因:影子银行的产品越来越复杂,透明度越来越低,而对监管部门而言,又很难获取比较直接的信息,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3、 中国的影子银行,尤其从银行的理财产品而言,与银行的关联性还是比较多。如果规模很大,又不是很透明,而金融机构本身又以自己利益为最大化驱动的话,很可能影子银行在发展的过程中,会不自觉地增加整个金融体系的风险,这就是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前很重要的现象。“影子总是会碰到脚”影子与身体是连接的,影子银行到最后,与银行还是有关联的。
 
4、 中国银行和金融机构监管的一个特色就是准备金比例非常高,高准备金仍然可能是银行想做表外业务的一个很强的动机。一个想利润最大化的银行,可能有非常强的监管套利的动机。
 
5、 当被管制的利率很低时,银行发行理财产品的动机最强,因为它的融资成本较低,获利空间比较大。影子银行的活动与发行银行的风险是相关的。自己本身不够安全的银行,反而更有动机去发风险比较高的理财产品。理财产品的规模和风险与发行银行本身由账面体现出来的风险紧密相关。
 
6、 中国影子银行的增长,与美国货币市场基金以及资产支持商业票据的增长有类似之处。
 
系数投资CEO胡斌发表了题为“对冲基金的衍生品策略”的主题演讲,以下为胡斌的观点精萃:
 

 
1、 国际上对冲基金的策略主要分为四类:一是股票对冲策略,其中,市场中性是最为基本的策略;二是事件驱动;三是宏观;四是相对价值,主要在债券这方面。其中,股票对冲和宏观的占比较大。一个大规模对冲基金的收益来自于杠杆,衍生品是最容易提供杠杆的工具。

2、 国内典型的对冲策略中,以下几种用得较多:第一类是Alpha策略,在国内主要就是买个股。由于市场流动性不够,比较难做;第二类是统计套利,这种策略买的股票更多,交易的次数更快;第三类是期限套利,要能够融资融券,最好的办法是跟银行挂钩,中国现在没有办法做;第四类是CTA,大部分是用在期货里面。CTA策略最大的特点就是交易频率较快,容量较小,做不大。在国际上,CTA的项目并不多,而在国内很多人CTA做得很好。还有其他套利如分级基金套利、ETF套利、跨期套利等。
 
在圆桌讨论环节上,上海同创伟业胜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创始合伙人翁涌、上海联和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庞阳、联和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侯瑛、联合国南南合作办首席经济与投资专家杨庆宏、宜信公司高级副总裁、总裁助理钱骏、复星集团银行发展部董事总经理颜勇参加了讨论。圆桌讨论由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张自力主持。
 
嘉宾们从“新金融和传统金融的关系”、“互联网金融投资风险”、“对冲基金如何适应中国发展”等几个层面展开了热烈讨论和互动。以下为观点精粹:
 
1.关于新金融和传统金融的关系:
   
钱骏:未来,随着传统金融机构更加开放,新技术和监管的进一步发展,新金融和传统金融这两者会融为一体。我从来不认为新金融会战胜旧金融,它们是不矛盾的,只是在中国短期的大变革过程中,产生出来的几种不同业态。
   
翁涌:互联网金融也许不是一个专门的行业,它只是一个过渡期,本身就是金融的一部分。在中国特定的环境下,它有自己的生存空间,以后也许会变成传统金融的一部分。
   
2.关于金融信息系统的建立:
   

张自力:中国实际上是一个数据非常缺乏的国家,或者说,金融流程实际上并不能靠数据完全测算,相关领域将会有发展空间。


庞阳:中国的资产证券化,涉及到产品的合理定价、结构、如何打造活跃的二级市场等多个方面,监管层需要考虑到系统性风险,投资者需要知道产品真正的价值,这些都需要有完善的金融信息系统给予支撑。
   
3.关于互联网金融工具的运用:
   
翁涌:互联网金融大数据是大家共享的一个数据,不是某个人自己特意去做的一个规范化的数据。例如,资产证券化,如果每个人都参与其中,并且有各自参与的表现形式,那么所能分析出来的数据就是大数据。大数据对于做投资决策和业务布局而言非常重要。
   
侯瑛:国外的商业模式、金融产品、金融系统、模型等,都可以用移植或者照搬的方式带回中国,推动中国市场的发展。另外,需要学会怎样去市场化,因为有再好的理念,再好的产品,也需要能落地才行。
   
4.关于对冲基金在中国的发展:

庞阳:国外对冲基金历经多年发展,逐渐形成了投资管理、行政管理、信托彼此独立的机制。这个市场自律的机制,不同于中国目前以监管、牌照为主的模式。我们鼓励的行政管理基金模式正逐渐被监管部门所认可,目前仍处于起步摸索阶段。

翁涌:国内的监管对股指期货对冲策略以及其他一些交易行为,采取了非常强的限制措施。我们面临的问题是:以量化、对冲、中性策略为基础的管理模式,应当如何去应对新的环境。

5.关于互联网金融投资风险:

颜勇:从银行风险延伸来看P2P平台的风险,正规且具有可持续发展的平台具备两个特质,一是风控,二是盈利成本。我们投资互联网平台,主要看三个方面:一是监管风险,看这个平台有没有触及所谓非法集资等监管风险;第二是违约风险和信用风险,看其是否有风控能力;第三看盈利模式是否有问题。
   
6.关于未来中国的投资机会:
   
杨庆宏:中国的投资机会,从基本面投资战略来讲,很可能是增长性投资。所谓增长性投资,可能它初始的业绩还没上去,能看到的只是业绩可能增长的趋势。中国下个五年到十年间,增长性投资可能会占据主导地位。
资料下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