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电话 : 让我们主动联系您
请输入您的电话号码,SAIF老
师会尽快与您联系。

 
让我们联系您
高金E观点 | 如何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金融科技提供新思路
发布时间:2020-04-29 浏览次数:3727次

4月20日,高金E讲堂线上沙龙第八期圆满结束,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与金融壹账通共同举办,并在多个国内知名财经门户网站同步联合呈现,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胡捷以及金融壹账通企业金融CEO费轶明,共同探讨了金融科技如何赋能实体经济。

为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胡捷教授提出采取流动性分时共享的思路,通过解决流动性短缺从而缓解融资困境。费轶明则建议,政府、金融机构、企业三者不可或缺,只有做到平台、系统、风控三位一体,提升整个平台系统和风控,才能真正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以 下 为 直 播 精 粹:

PART.1   “流动性分时共享”新思路,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胡捷:关于后疫情时代经济如何借助科技的力量复苏,其中特别重要的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并且这个问题在疫情之后更加突出,迫在眉睫。

对此,高金提出一个新思路——流动性分时共享。它的底层逻辑是用智能支付破解中小企业资金难的问题。智能支付用通俗的话理解就是带规则的支付,用智能支付的手段实现流动性分时共享。

首先,我们要明确资金是有成本的,如果借款人通过借钱获得资金流动性,成本表现为借款的利息,通常这些利息是全额由直接借款人负担。但实际上借款人可能很快就将资金支付出去,占用流动性的时间并不长。

所以,新的思路是“谁持有资金就谁来付资金的成本”。持有资金成本由谁付、付多少,由持有的时间来进行分配。比如,一条支付链上面我欠他100万,他欠第3个人100万,第4个人100万,那么欠10个人,那就是1000万的应收账。传统的思路是这1000万的缺口通过向银行借贷一次性解决,但流动性增强的话,上家拿到100万后迅速支付给下家,这样100万的资金就可以解决1000万的问题。

在这一基础上建设一个平台,通过平台在一定规则的约束下完成相互支付。与此同时,上家将资金支付给下家后只支付自己持有那段时间的利息,这样同样是一年的借款,如果支付了12次,最终利息可能由12个人分摊,这就是流动性分时共享的思路,共享的是流动性,而分时则是将利息根据时间分给大家。

那么,如何设计智能支付的规则,从而达成流动性分时共享的机制?在传统方案中,资金方对于资金流向没有控制力;即便它们是传递支付的,资金方也拿不到支付的手续费。因此,高金提出了供应链流动性增速机制(Supply-chain Liquidity Acceleration Mechanism, SLAM),通过供应链流动性增速机制,理论上设法让有资金支持的核心企业或其上一级供应商(资金充裕方)能自愿地、尽快地将其手中的资金支付给它们的供货商。核心是要让供应链上的企业达成一个支付协议,使得每一个应收款的持有者,能够自愿为加速收款支付一定的费用,用于奖励资金充裕方提前支付。

由此,不仅支付会变得很快;在分摊利息之后,每个人的资金成本也会比较小。从风险角度来看,它把个案的风险转化成了生态风险。我们也在理论高度的研究和落地方面的操作,经过了很多专家的推敲,也有不少经过调整后的新方案形成。因此,这个思路有望能够系统性的大面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我们也希望通过本次分享,唤起业界、学界更多人对这个新思路的关注,一起把这个思路完善,推向市场。

PART.2   机遇大于困难,平台、系统、风控须三位一体


费轶明:如何帮助中小企业解决经济发展中面临的问题?对此,我分享几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我认为这次疫情对解决中小企业发展来说是机遇大于困难。中长期来看,很多由疫情引发的危机,让我们去思考建立更好的体系和模式,帮助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很严峻,疫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遇,帮助我们发现解决这个问题的紧迫感。

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产生有多方面原因。比如,对于银行来说,一些中小企业信息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银行无法有效判断企业经营风险,这是一个“老大难”问题;第二,成本问题,客户经理获取客户、做贷款审批流程都是需要成本的,中小企业单笔融资金额比较小,银行获得的收益也相对比较少,收益能不能覆盖成本也是一个摆在很多银行面前的关键问题。

我认为,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在很多企业的生存都面临困难的情况下,让企业投入很高的成本去升级财务系统、ERP系统等是不现实的。

我们看到,从中央到地方政府,都采取了很多措施来推动解决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这类问题,国外也是一样,这是世界性的难题。这些难题的解决不能只靠金融机构或是企业,我们需要政府“有形的手”来做一些推动。

第二个观点,我认为政府能做很多事情,但政府不是万能的,政府能出台政策、能搭建平台,但要想解决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还是要做到三位一体,政府、金融机构、企业三者不可或缺,平台、系统、风控三位一体,这样才能做到整个平台系统和风控的提升,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政府能够把数据聚集起来,从而帮助金融机构和企业更好的判断信用情况和风险。我们也要承认,企业的风控、融资是一个专业的问题。政府把平台搭建起来之后,如何运营它,如何真正解决企业发展问题同样至关重要。

第三个观点,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一个企业服务生态的问题。融资只是解决企业经营过程中的一个“点”的问题,而不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企业要解决融资问题,首先要解决生存的问题,解决企业经营的问题。如果在不能很好的判断风险和企业盈利情况、业务模式的情况下去推广融资,其实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

我们要搭建五个生态平台,角色平台、监管平台、政务服务平台、贸易平台,最后是金融服务平台,我们希望能够依靠大量的积累,提供一个端到端的整体解决方案,用科技的力量做验证,解读数据,帮助我们更好判断交易的真实性等等。比如在企业认证方面,我们希望把人脸识别、电子签名、工商认证结合起来,帮助银行在线上就能很好的判断企业,来实现一系列的前置认证操作,这背后就是大量的金融科技力量。

PART.3   深度对话

胡捷:您认为这样一个三位一体的平台,针对性的解决了传统模式中哪些不足的地方?特别是在三方合作的过程中,您站在金融界的角度来讲,希望政府能够在这样一个平台中发挥一些什么作用,给金融界,给中小企业提供更多的助力?

费轶明:首先,我们来看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在做中小企业融资问题的时候面临两个核心的问题,第一个是信息不对称,第二个是服务效率、服务成本的问题。

因为政府不同的部门拿到的是不同的数据,所以这个平台首先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把不同的数据串联起来,发挥大数据的力量,有效的帮助金融机构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风控难点。

对于政府来说,政府有很多政策,但它往往面临着无法精准触达被扶持企业的问题。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利用金融科技的力量,帮助他们更好的触达应该得到扶持的企业,把扶持落到实处,造就一个多赢的局面。

胡捷:在金融界实际推进业务过程当中,您希望政府在哪些方面能更加配合,使得这个平台能够更好为中小企业服务?是否有具体的想法可以提出来探讨?

费轶明:这次疫情带来一个很大的发展机遇,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这些问题的严重性。举例来说,供应链金融从上到下都是很热的一个话题,前阶段人行、银保监会都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但是比如远程开户、异地服务等问题,都是在供应链金融当中碰到的一些核心大问题。我们要抓住这样的机会,由危转机,去推动、去突破,真正建立起一个全新的体系和模式。

胡捷:是否真的考虑提供一个基础性平台,向合格的第三方开放服务?类似的理念如开放银行,前端开放流量,后端开放资金,中间提供相关服务,把社会资源整合起来解决一些更大的问题。对此,您如何考虑?

费轶明:这个理念与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们我们作为唯一一家科技公司接入到了海关总署的单一窗口,我们当时跟海关总署表示,我们的理念是希望通过这样一个金融壹账通对接大量的中小金融机构,对接大量中小保险公司,让大家都能够到单一窗口上面来,为进出口的企业来提供这个服务。

所以我们是一个十分开放的平台,拥有开放的理念,不仅仅有金融,其实还有很多企业服务。我们也欢迎大家一起到这个平台,共同来为中小企业的发展集聚力量。

胡捷:如果这个开放性平台能够做好的话,是利国利民利己的事。很多中小金融机构远远不具备平安这样的实力,可是他们也愿意搭上这班车,他们可能在某个局部的地区、某个局部的行业,拥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可是没有财力去搭建类似的平台。如果你们开放平台,确实会激活全生态的资源和能力,把服务推向全国。平安有强大的实力背景,在金融科技的理念上也是独树一帜。希望在疫情过后,经济能够迅速恢复,大家也可以借此机会在各方面做一些调试,迎来一个更好的未来。

PART.4   Q&A互动

Q1:目前央行数字货币正在有序推进,首个应用场景已经落地,您觉得未来数字货币的样貌会是怎样的?

胡捷:数字货币的研发是一个战略性的行动,因为它对于未来的发展是有很多铺垫意义。目前来说,它的主要功能还比较局限,对传统现金的替代也是在传统货币体系之下的,相当于机械性的载体变化。


因此,将来大家在用到第一版DC/EP的时候,从使用感受来说,应该跟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没有太多差别;第二,它带来的潜力不容小觑,其中之一是我们已经谈到的货币可编程性,可以带来很多金融业操作层面的变化。它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一旦技术积累成熟,未来还是有很多可以发掘的地方。

Q2:几天前,数字广西集团和金融壹账通成立广西跨境金融数字有限公司,为中国同东盟的经贸往来助力。您认为合资公司的成立为金融壹账通带来了什么样的机遇?您对于金融科技给一带一路的发展还有什么样的展望和建议?

费轶明:如何通过打造一个三位一体的平台,来扶持经济的复苏,扶持企业的发展,这个思路其实是一脉相承的。其实我们在其他省市也有很多项目在往前推进,就广西的这次合作来说,有很特殊的意义。

东盟现在是中国最大的一个贸易伙伴,而且在过去的第一季度,东盟是唯一一个正增长的主要贸易合作伙伴体。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跟东盟之间的贸易往来会显得更加关键。我们成立这家合资公司的最大愿景和最大目标是希望打造一个中国跟东盟之间合作的“空中走廊”,能够真正在数字化时代实现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的三流合一。
招生公告


2020年度面试安排

4月29日(周三)

6月10日(周三)

资料下载
友情链接